第323节(1 / 2)

没有血缘关系,但我的心里,有着一定的罪恶感,但是,那种爽快感,将罪恶感磨灭,我啊,是一个妹控!

妙语禁不住哭了起来,并非是因为破瓜之痛,而是因为喜极而泣。

我们相拥而眠,成为了一对真正的夫妻。

第二天,我们早早从睡梦中醒来,妙语这丫头娇嗔着,让我帮她装扮,她将头发挽起,把自己打扮得比较成熟,待会,我们要去见一个人。

根据秦仙紫的消息,老妈今天将会从国外回来,秦仙紫说,老妈再不见到我们,她可能会死去。

装扮好,我们前往机场。

老妈极为憔悴的出现,或许是因为那句,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她失去了我们,她在国外,几乎天天是以泪洗面。

妙语禁不住哭了起来,她一把扑进老妈的怀中,老妈见到妙语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对劲,她知道是什么原因,她没有在意,她如今,只想将我们紧抱。

我也走过去,我用宽厚的怀抱,将老妈和妙语拥入怀中。

老妈没有斥责我们,在国外的时候,思念早已经用尽了她大部分的力气,她饮泣着,一直对妙语说,不要不认她这个妈妈,她对我则是说,要好好照顾妙语。

老妈匆匆的赶回来,又匆匆的离开,不过,较比她出现时的憔悴模样,她离开的时候,有几分容光焕发。

老妈不仅仅是回来看我们一眼,她还给我们带回来一份礼物,老妈帮我准备了一枚戒指,那是,让我对妙语求婚用的婚戒。

这是老妈给我和妙语,最为美妙的祝福!

婚礼篇

日常。

阳光耀眼,蝉鸣吱吱,空气炽热。

这是一个寻常得不能够再简单的夏日。

但为什么那群家伙把我赶出家门,面无表情的韩雅陪伴我出现在木谨家。

为了躲避木妈妈的唠叨,我钻进了木谨的房间。

即便空调里不断有冷气吹出,但我仍旧是忍不住脱掉身上的t恤躺在地上。

韩雅面无表情的帮我扇风,话说,这家伙怎么会面无表情啊。

木谨满脸不乐意的坐在我旁边,她身着清凉装,里面似乎没有穿内衣,木谨想要诱惑我,但是,她没有诱惑我。

话说,这日常也太诡异了吧。

“你们说,我辛辛苦苦去给她们每个家伙,找了一枚充满爱意和祝福的戒指,我们都打算结婚了,她们怎么在这个时候,把我赶出家门啊?”

我疑惑不已的朝木谨以及韩雅询问。

“她们不要你了吧,你就从了我吧!”木谨嘟囔着,她伸手解着我的皮带。

我没有阻止木谨,因为我听见外面有脚步声。

一会,敲门声响起,木谨无语的放开我,她走去开门,木妈妈端来了一盘西瓜。

我们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西瓜上。

“你的那块似乎比较甜。”木谨将脑袋凑过来,她在我吃着的西瓜上咬了一口。

我想要训斥木谨一句,韩雅也好奇的凑过脑袋,在我西瓜上咬了一口。

我顿时无语了。

“你还有我郁闷吗,我可是接到了伴娘的邀请,我也是想要穿上婚纱,你们竟然让我做伴娘!”木谨气恼无比。

韩雅继续面无表情,她将手举起来一下,表示她也是这样。

“你不是有着你的后宫吗,还有你这个家伙,不是我妹妹吗,真是的,凑什么热闹?”

“呜呜,伴娘什么的,好痛苦啊!”木谨在地上打着滚。

韩雅也丢下西瓜,在地上打着滚,我满头黑线,我想我该离开了。

话说那群家伙,是羞涩吗,还是怎么样,都商量计划好结婚的事情了,她们竟然把我赶出家门,真是不可饶恕啊。

最新小说: 那个渣渣成龙了 恶性依赖 柠檬闪电 不要撩我了! 你和照片不一样 [*******年 盛世安 小哥哥对狙吗[电竞] 今夜我在德令哈 诟病